绿茵场上的故事|裁判工作,是门艺术

裁判工作,是门艺术

 

采访 吴钧雷 张弘历

照片 吴文豪

文案 吴钧雷 

部分图片由上大足协提供,在此鸣谢


年轻的会长

    上大足协门下有一个组织,叫做裁判协会,去年成立的。这个协会是从事务部分出来的一个组织。原本事务部是负责管理校内足球赛的裁判安排,但现在,所有的裁判都被抽离出来,形成了一个正式的组织。

    王思源不是这个协会的创始者,但我有把握说,他是对这个协会影响最大的人。原因很简单:他是近年来上大足协出现的第一名国家级二级裁判。

    王思源学习当裁判是从高二高三开始的。他是山西人,当时他的体育老师就是一名国家级裁判,经常出去吹罚比赛,这引发了他的兴趣。其实他最想做的事情还是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但是:“万一我成不了(足球运动员),我也能作为一名裁判参与其中嘛。”

    那位体育老师同意带着他出去吹比赛,让他在现场观摩学习;同时也给他上课,教他裁判的相关知识,带着他去考证,最终成了一名国家二级裁判。

 

ADD0E136B02DE114EDAFF0B669B1984E.png

    在和王思源聊天之前,我其实并不清楚裁判在中国究竟形成了一个怎样的体系。王思源做了详细的介绍:中国的裁判体系有四层:国家三级裁判、国家二级裁判、国家一级裁判和国家级裁判。一、二、三级裁判中间的差距其实并不大,考试的时候也都是选择题为主,同时也会包含体能测试,确保裁判拥有合格的体能来吹罚一场比赛。国家级裁判便可以执法国内最高水准的联赛或杯赛,而像王思源这样的国家二级裁判,虽然还无法触摸到那么高的执法门槛,但是校园足球级别的比赛的执法,对于他来说已经绰绰有余了。

    于是你便能理解,才刚入学一个学期的大一新生,就能担任起裁判协会会长的职位——在裁判这个领域,足协里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了。


目标:足协的金字招牌

    裁判协会里有六七十个人,人数虽然很多,但是王思源说,能派上用场的可能也就只有二十个左右,真正能独当一面、不出什么差错吹罚校内举办的足球赛的裁判,也就五六个。这样一圈筛选之后,足协中可以使用的裁判确实有一些紧缺。“大家平时都要上课的,每次安排裁判都是一件比较困扰的事。”一场足球比赛中,需要主裁一名,边裁两名和第四官员一名,人数的需求还是相当大的,所以在王思源看来,目前裁判协会的规模还远远不够,不仅是量上的不够,更有质上的不够。

“我很希望裁判协会能成为上大足协的一块招牌。”王思源的壮志从没有消退过,他也很看重这句话。对于上大足协来说,裁判就是他们安插在球场上的门面与招牌。裁判执法的准确程度,决定了裁判群体的威信,也就决定了足协作为赛事主办方的专业程度。


94F8D41C0FCEDE7CFD2C76ABB55A399D.png

    王思源目前已经有了不少的方案来壮大足协的规模。比如他特地准备了一些裁判规则书的网页版发布到裁判协会的群中供大家随时学习;比如,开设裁判培训。从冬季学期至今,他开办了三场裁判培训。第一次培训中主要讲授了裁判体育道德与临场心态的应变,相当于作为裁判的一个入门讲授;第二次培训中着重于边裁的跑位以及边裁如何识别犯规的注意事项。王思源还在培训中准备了一个游戏,通过做一组题的方式,根据得分来判断做题者本身是一个什么水平的裁判。“这个我原来学习裁判的时候就做过,虽然不是什么官方的考核标准,但是也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他说。

 

AD0CC7DC210B73954F980DEC9A3A8604.png

    第三次培训之中,上大足协的负责老师、也是上大校队的主教练,王长琦老师亲自前来做客讲授。王长琦老师早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就成为了国家一级裁判,资历很深,经验丰富,他也迫切希望裁判协会能够进一步壮大。在培训上,他结合自己的经历讲述了很多例子和裁判执法的时候需要注意的细节。临末,也许是一时起意,他决定在一周后的上大足协杯决赛里亲自担任主裁判。后来的那场决赛一度大雨磅礴,电闪雷鸣,但据王思源观察,王长琦老师的确几乎没有犯下什么错误,起到了一个很好的示范。

 

屏幕快照 2018-06-01 下午11.22.05.png

王长琦老师在决赛中吹罚

更专业、更职业

    我问王思源,你觉得通过培训之后,你所预期的能够达到的效果是什么?他说,我希望裁判协会里的成员都能够培养一个意识:这不是为了应付一个社团的工作,而是真正肩负起裁判的责任和担当。为此,我想以后带着他们去考证,成为真正有资格的裁判。

    对此,王长琦老师表示相当的赞同。他表态说,以后他会找一些职业比赛的裁判前来进行更高水平的培训,也会帮助裁判协会去获得一些校外执法校园足球比赛的机会。只有通过实际情况锻炼自己,才能真正成为一名合格的裁判。

 

屏幕快照 2018-06-01 下午11.21.00.png

    我亲自去观摩了裁判协会的第三次会议。王长琦老师在会议上留下了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裁判,不能单纯靠红黄牌来维持比赛。我问王思源,你怎么看待这句话?王思源说:“我觉得,裁判本身就是艺术性的工作,同一场比赛由不同的裁判吹罚,就会有不同的模式产生。但最关键的事情在于,不管尺度宽松与严厉,公平才是好裁判最基本的要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