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嫦娥不好看


你心目中的嫦娥是这样...



又或者是这样...



画手心目中的嫦娥,

大部分人心目中的嫦娥,

他心目中的嫦娥

可不一样。



他说:“嫦娥不美,嫦娥原不过是一只蟾蜍罢了。”

此生注定生活差异这么大,就因为她受了上天恩宠?

中秋之际心中的愤愤不平究竟要如何消除...



“今天检查没有发生异常,这批牛蛙明天就可以上实验室了......”门在众目睽睽之下慢慢地被关上,那两个人的声音随之消失得越来越远。

 

明天,我就要奔赴上大东区的科研刑场,为人类的科研事业尽最后的绵薄之力了......

 

窗外小雨淅淅沥沥,雨水顺着斑驳的屋檐滴落,在大理石地面上四处渐散开来,反射出缕缕一闪而逝的月光。慢慢地,雨停了,外面的小树林里潮湿的泥土上,传来此起彼伏的蛐蛐声,与我身边的蛙叫声相互呼应着。

 

一束月光从墙上的一个小洞口照过来,我循光看去,天上的明月,温柔皎洁。

 

我尝试了五六次,终于摆脱了那个沸腾的蛙池,沿着墙壁找到洞口,逃了出去......

 

“鼓呱——鼓呱——”我失控地发出了兴奋难耐的叫声,圆鼓鼓的眼珠四处张望。一个女生正好从我旁边经过,差点踩到我的时候,我惊吓地跳了起来。

 

“啊~——”我的身后传来一声高频尖叫,我回头看去,那个女生步步后退,两腿发抖,好像刚才快踩到我头上的人不是她一样。我鼓起肚子,发出一声冷笑。示威过后,再次转身,跳进了身边的叶丛中。

雨后的泥土松软而又散发着一股别有的香气,雨露划过我光滑的皮肤,清冽而又舒爽,比起那黑压压的蛙池,大家身上的粘液蹭来蹭去,不知要舒服多少倍。

 

我一路高歌地走到泮池边,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又大又圆。月上那团黑影,难道就是......

在我还是一只小蝌蚪的时候,就听到这个从祖上流传的故事。从前从前,我们的祖先和蟾蜍本是很好的玩伴。那时候,他们白天就躲在潮湿阴翳的丛林里睡觉,傍晚便去到小池塘旁边走走跳跳,到了晚上,一起看星星,看月亮,互相比起了歌喉,谁也不愿意输给谁......

 

后来有一天,听说一对名叫嫦娥和后羿的人类夫妻,为了长生不死,曾去向西王母讨来了仙丹妙药。可惜嫦娥为听西王母的嘱咐,未等到后羿回家,便擅自吃下了一整粒丹药,之后便飘飘成仙,奔月而去,化作月精,成了一只蟾蜍的样子

 

从此,蟾蜍被奉作高高在上的月神,每年中秋,人们纷纷仰头祭拜。鲜花,美酒,诗篇,辞赋......仿佛那个月亮里住着的已经不是满身疙瘩的蟾蜍,而是人们想象之中的如花美人。

 

蟾蜍一族与我牛蛙一族渐渐产生了嫌隙。蟾蜍不屑在于我们牛蛙为伍,因为我们被嘲笑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莽俗之辈”,而我们也在蟾蜍成日里大摇大摆的耀武扬威中习惯了这样的局面,不再怀念当年一起玩乐的时光。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突如其来的赞美降临在我们最好的朋友身上,却砸破了我们的友谊。千百年来,蟾蜍习惯地受到恭奉,“蟾宫”“蟾桂”“金蟾”成了祈愿吉利的图腾,印烙在古老人类的器皿和法器上,而我们牛蛙,只能沦为桌上的一道菜肴。“肥美鲜嫩”,大概是对我族最高的一道评价





月黑风高之下,月上跳下一只蟾蜍。她带着风的轻盈,云的呵护,月的照拂,雾的环绕,姗姗来到我的跟前。祖上的传言果真不假,蟾蜍现如今的步韵,已是流光四现,曳曳生姿——应是十足地对得起人类的赞奉了!

 

“鼓呱——”我对着眼前的美人戏谑一声,遁入泮池的鳞波之中,尽情遨游一番。温柔的水,应是上天送给我的最后践行。看来到底是生不逢时,投错了胎,活该难以过得优雅。那些风花雪月的韵味,到底不是我这等粗人的路子。


可是,即使心中的愤愤不平将我淹没,即使我用尽一生去愤恨嫦娥,我还是觉得一无所得。不仅没有得到任何人的认可,连心中的快乐,活着的潇洒爽快,也都消失殆尽。


可是,或许我可以放下攀比和怨恨,可以活得潇洒。


当我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实验楼的养蛙房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将我的生命,祭献给人类伟大的科研事业。我将会被解剖,被注射药物,被测试神经,被处理丢弃......但是千千万万个这样的我,终将会证明,传说中的美艳终归是他人眼中的一场浮华,而基层的血肉之躯才是值得致敬的真义。


美貌什么的都是浮云,我认为我美我就是美!




为科学献身的我是不是很美!




中秋佳节,

小新和蟾蜍牛蛙一起祝大家节日快乐~

鼓呱——鼓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