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陌生人类的来信

1.gif


编者按:

亲爱的蟑螂先生,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


✤  ✤  ✤


亲爱的蟑螂先生,

        你好。

        我是在您的巢穴边上入住的一名人类。

        上次见到您及您的家庭成员已经是半个月以前的事情了,虽然并没有产生诸如思念这样的情感,但在见不到您的日子里竟也隐约感觉到了某种安稳和舒心。我不确定您是否还住在这里,我不得不说,只要看不到您,每一天的日子都是快活的。我承认,我和与我共居的三个人类,在为了达成自己某些小小目的的前提下,对您使用了某些小小的手段,企图脱离您和您的家族的控制,而您在含蓄地表达了些许不满之余,并没有攻击我们,对此我们虽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愉悦,但内心深处,对您感怀之深,恐怕无法用语言表达。

        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偏偏是今天,在其他三个人类都不在的情况下,您要指令您的兄弟(我看得出,它的身材不如您伟岸)来这样威胁我,虽然我也看出他似乎也食用了我们进贡的食物,变得有些微妙得行动迟缓了(您要相信,对此我绝对没有感到沾沾自喜)。初见之时,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得蜷缩在椅子上,一边打哆嗦一边催眠自己他会尽快离去,但是显然他并不愿意听从于我,而是反反复复的在我们渺小的居所里兜兜转转。我并不能具体得出究竟是他哪个行为让我突然萌生了杀心,或许是他用他强壮的头部拼命的撞击我的柜子,并试图进入其中(我不得不说,这实在是有失礼貌),又或者是他溜到我的保险柜上闲逛…我知道您和您的同伴往往都是安静而有礼貌的生物,很少会在白天干扰到周边居民的休憩,最后我不知道究竟是他试图分享我的食物,还是同伴在话语里赋予我力量,我最终用一些粗暴而低劣的手段夺取了他的生命,但已毕恭毕敬的将其尸首陈于我们窗口的小树下。

        请您相信,这并不是我的本意,包括就算到了现在,我的手还是不住的颤抖。我知道您素来对我们很和善,但是无论是您的外貌(绝无冒犯)、还是您走路时偶尔会发出的沉闷的撞击的声音,都让我们产生某种无法避免的生理不适,并无可救药对您产生强烈的恐惧。

        所以,我求您,强烈的恳求您,变更您的居所!我知道这种要求真的很无理,尤其对于一个刚刚伤害了您的亲属的罪人来说。但我真的发自内心的如此希望着。希望您能搬到一个没有伤害、战争和恐惧的地方,我们都可以平和安宁的生活着。

        除了今天,之后的几天我都会离开这里为您提供优质的搬家环境,希望您也可以尊重我们几个的小小空间,走我为您开辟的专属通道。搬到一个真正爱着你们的地方去,而这种包容和欣赏,是我们所不能给予您的。

         祝一切顺利,生活幸福。


          畏惧并且希望您幸福的

          一个渺小人类

201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