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领来的书你真的看过吗?

编者按:

开学近两月,多数课程进度均已过半,然而却有学生反映至今尚未领到专业课教材。记者因此走访了学校教材科与教务处等地展开调查。


除了教材缺货问题之外,传新记者同时了解到,教材闲置也是学生们普遍头疼的问题。“许多书买了没用”,“甚至都没拆封”。


一边是急用的专业教材,一边却是费时又费力领来的“闲置”书本,传新记者从问卷调查入手,探究教材闲置背后的原因。


传新记者:崔梦琪 唐心怡

排版:卢易


今年秋季学期一开学,大二学生苏浩就因没有领到指定的专业课教材《新闻学概论》犯了难。


开学前夕,苏浩曾前往学校的教材科领书。他表示当时教材科所开具的书单中并未显示《新闻学概论》这本书,“所以我以为这门课是没有教材的。”


苏浩告诉我们,几乎整个17级新闻班同学的书单中都没有与该书相关的信息。然而开学后,该门课的授课老师郝一民对此却表示十分惊讶。他告诉记者:“在你们领书前大概3-4个月,教学秘书就问我们要了下学期课程内容的教材信息,我很早之前就已经上报了。”


为此,苏浩曾前往学校教材科询问,“那儿的老师只是告诉我书没有库存了,只有之前剩的两三本书。说是如果有需要,可以找多一点人,统计一下人数让我们一起来订。”


苏浩表示,他感到很疑惑,对于这样一门新闻系学生必修的课程,为什么教材科并未订购一批新的书籍,而是售卖以往剩下的旧库存?


由于时间紧迫,最终他选择了在网上购买该本教材。据他了解,与他同课的大多数人都被迫地选择了网上购书,或是购买二手课本来解决这一问题。


那么究竟为什么会出现“学生领不到教材”的这一情况?带着疑问,传新记者走访了上海大学教材科和教务处。


上海大学延长校区教材科的张老师告诉记者,他们是根据课程的选课人数来订书的,“任课老师可能确实是订了书的,但由于我们从教务处所得到的这门课的第二轮选课人数为0,所以我们也就没有再增加这本教材的库存。”


图中C列数据即教材科所得到的第二轮选课人数结果:《新闻学概论A》选课人数为0


而教务处方面只是简单回应,领不到教材的情况是可能发生的,如果出现第二轮选课人数异常,教材科应及时向教务处反映,两个部门间需要加强信息交流。



领来的书你真的看过吗?


一边是教材从购书清单上莫名其妙没了踪影,另外一边,有些老师却没能按照所购买的课本授课,教材从此闲置。


为此,记者发布了《上大学生教材使用情况调查》,不到36小时随即收到了161份问卷。结果显示有83.33%的同学都曾遇到过这样的问题。似乎每个人都有这样一本书:依据教材科所提供的书单,买下教材后,在实际的学习过程中,却发现这本书的使用频率并不高,最后仅仅沦为所谓的“参考资料”。


17级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梅其右告诉我们,他这学期书单中指定的两本专业课教材《文学理论》和《外国文学史》都没有用到。“在外国文学课上,我们一般都是讨论一些作品,用打印的作品集作为授课材料,并没有用过教材。”


数字媒体技术系的谭宗明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他所学习的MATLAB实践基础课程并没有用到他从教材科买来的课本,“授课内容都是以老师的PPT讲义为主。”


除了专业课以外,如《大学体育》、《当代世界经济与政治》这类必修课指定购买的教材,据多位同学反映在课堂上的使用频率过低。


“用不到的书,就不要让学生买。”这是问卷调查中一位同学留下的话。所购教材使用频率较低、教材版本过旧等教材闲置的情况,给上大学生带来了莫大的困扰。为什么学生买到的书会成为“用不到的书”?为什么教材闲置的情况会如此普遍地存在?


记者了解到,有些课程教材并非由老师个人决定,而是由这门课的总负责人将授课所需教材的书目直接上报给学校教材科,任课教师实际上并没有机会参与教材的选择以及订购与否,甚至对学生所购买的教材也并不了解。由此可见,教材的订购在起始端的信息传递上便存在着问题。


另外,学生们通常在开学前夕才前去购买教材,因此除了少数学生会通过其他渠道(例如询问上一届的学长学姐)进行咨询以外,大多很难了解到教材的具体使用频率和使用方法。


梅其右认为,教材科应该提前与任课老师沟通好,征集教材使用的信息,这样就不会买了书却用不到,“也希望教材科可以提前供应需要购买的教材清单,让我们查询参考。”


苏浩也建议,可以在购书清单上标注 “参考书籍”或是“必备教材”,将教材按照使用途径或使用程度分类,帮助学生判断教材购买的必要与否。还有同学提到了教材科的服务质量改进,比如多设窗口、分流购书、延长购书时间和及时准备种类更全的教材等。


教材购买看似简单,但背后却牵连到了教材科、教务处、任课老师、课程负责老师等多个环节的信息疏通。改变是需要的,但改变的过程往往是曲折漫长的。期待一个更严谨完善的购书系统需要学生们的耐心与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