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4.1到6.1 | 上海,我们,与非遗

“唤醒千年之美”非遗扶贫新经济圆桌论坛.jpg

“唤醒千年之美”非遗扶贫新经济圆桌论坛

源起

在愚人节的晚上,一个偶然的念头浮现出来,接着便一发不可收拾。

“我们做非遗吧,上海非遗。”栗思首先提出了这个设想。尽管知道这个选题困难重重,但是考虑到非遗可以展现的形式内容丰富,而且意义深远,最终还是下了这个决心。

非物质文化保护遗产,似乎必须经历时间的沉淀,才能显出它的厚重。起初,我们以为上海这样一个年轻的城市,并不会有太多的非遗给我们选择,但是当我们走近它、了解它,才发现当初的我们是多么的稚嫩。

短短几个月,我们联系过撰写非遗提案的人大代表,也采访了非遗中心的负责人,走进了非遗传承人的课堂和厅堂,也在非遗市集上看到人们对非遗作品赞叹不已。

回顾这一路,随风雨兼程,却无惧无悔。

 

初探

在上海群众艺术馆,我们见到了上海市非遗中心负责人林静。

通过实习单位,栗思获得了林静的联系方式,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们绕过了一小片竹林,终于寻觅到隐藏在场馆后的非遗中心。

林静是我们上海非遗之路的起点,也是切入点。我们迫切的需要这样一个人,带我们了解上海非遗的概况,让我们通过专业人士的眼光,迅速完成从几个入门新手到对非遗小有了解的传媒人的角色转换,以保证之后的系列采访可以顺利展开。

她也并没有让我们失望,在一个多小时的交谈中,林静全方位地向我们介绍了上海非遗。

上海非遗,是一个体量极大的项目,从日常生活到高雅艺术,渗透到我们身边的方方面面。采访前我们以为非遗离我们十分遥远,似乎只是纪录片里叙述的故事,事实上,非遗早已经走入上海校园、走入社区、走入商业市场。

而这一切,我们都在系列报道中展现了出来。

 

杨浦区文化馆非遗公益市集.jpg

杨浦区文化馆非遗公益市集

巧遇

好巧不巧,一位在杨浦区文化馆工作的学姐为我们的报道提供了线索。

55日,一场非遗公益市集在杨浦区文化馆举行,这给了我们一个直面非遗传承人的机会,并且通过这个市集获得了部分传承人的联系方式,为我们之后的采访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一环扣一环,将我们整个报道脉络串联起来。

竹笔逆锋倒书沈彤、京剧脸谱李嘉华最终成为了我们主要采写的对象。

 

京剧脸谱传承人李嘉华作品.jpg

京剧脸谱传承人李嘉华作品


李嘉华在杨浦区有个小而温馨的工作室,一眼就能看到底的房间里,房檐上、柱子上、工作台上……各个角落都被他以脸谱装饰。这间工作室就像李嘉华的人生,被京剧脸谱填得满满当当。在我们采访途中,他也可以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甚至心直口快得让我们有些不知所措。

前往学校观摩李嘉华脸谱课堂时,老先生热心地用他的老年代步车搭载我们过去。每周一、三、五,他都会去学校授课,讲述京剧脸谱技艺,从他的课堂教学中,是他毫不掩饰地对他所传承的手艺的热爱,并且希望如果有机会可以来到我们学校教授脸谱技艺。

“起初担心沟通上会处理不好,”任佳瑞说,经过一段时间的沟通交流,这些顾虑都打消了,“他非常的直爽、热情,从他身上可以看到老先生对京剧脸谱的极度热爱,他真的是把一生都奉献给了京剧脸谱。”

 

竹笔逆锋倒书传承人沈彤.jpg

竹笔逆锋倒书传承人沈彤


虽然传承项目不同,但是对所传承技艺的热爱却是相似的。

初见沈彤,他他蓄着花白的胡须,在宣纸上挥毫着竹笔。交谈起来时,发现他语速很快,眼睛炯炯有神,说到作品时,立刻起身为我们取自己的心爱之作,步履坚定而矫健。告别时,他在家门口热情的招呼我们下次再来,同时还不忘照拂成堆的九头兰花。对书法的热爱,对生活的洞悉,让这位老人身形如竹,气质若兰,洋溢着一种别样的生机。

“半生竹韵,一世笔墨”是我们对沈彤的定义,他自幼学习书法,五十余岁开始学习竹笔制作技艺,现在已是八十六岁高寿,依然每天坚持练习,勤勤恳恳。

我们一行四人去到了沈彤家中,受到了他和他爱人的热情款待,并且他给我们展示了十几幅墨宝,细细讲述每一幅的故事。老先生的家里堆满了宣纸,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笔,还有他心爱的紫砂壶。

“我对他的第一感想就是认真,”这是陈文蓉采访完后最大的感受,“对写字、对工作、对生活、对人都很认真。在采访的最后,沈老先生依然表示自己要活到老学到老,要不断学习,直到不能学为止。”

已是耄耋之年的他,对很多事情都看开了、看淡了。他已经对于寻找传承人没有那么执着,只是希望后来者少走些弯路,但是他所热爱的艺术,他依然会坚持下去,直到连笔都提不起的那天。

 

道阻

4月底,我们来到了上海博物馆文物保护科技中心,寻找古陶瓷修复传承人的杨蕴。正在馆外犹豫徘徊之时,科技中心保安把我们叫了过去,问明我们的来意。然而,虽然我们已经见到了想要采访的对象,却无法和他进行有关古陶瓷修复的交流。杨蕴表示,必须有学校开具的函他才可以接受采访,这是规定。


古陶瓷修复技艺传承人蒋道银.jpg

古陶瓷修复技艺传承人蒋道银


我们只能无功而返,回来找学院开函,最后辗转去找另一位古陶瓷修复传承人蒋道银。尽管前期做了诸多工作,但是修复技艺涉及到太多专业知识,在采访过程中难免有些交流上和理解上的障碍,好在蒋道银先生还比较有耐心。从他那里我们得知,古陶瓷修复技艺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人才流失、传承断层,年轻人耐不住寂寞,这样枯燥的工作如果缺乏热爱实在难以为继。

采访的困难总是出现在寻找传承人的阶段。联系“面人赵”传承人陈凯峰的时候,我们查到他有一个正在运营微博账号,试图通过私信与他进行沟通,然而发出的信息前已经显示了已读,我们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复,只能硬着头皮再次联系林静,通过她联系上陈凯峰。


“面人赵”传承人陈凯峰作品.png

 “面人赵”传承人陈凯峰作品


求索

非遗内容之广,也决定了呈现形式之丰富。

在选定之初,我们就对最终如何把这些繁复多样的内容展现出来。既然是融合媒体,那么必然要将传统媒体的新闻职业素养与新媒体的表达技巧融合起来,从基础的人物报道,到新媒体风格的图文编排模式,从深入新闻现场的真实图片,到叙述人物故事的微纪录片,我们在采写的过程中不断尝试、不断探索、不断学习。

走入真实的新闻现场,许多画面与话语都是转瞬即逝,我们在实践中摸索出及时地捕捉这些信息的技巧。这一切,都让我们回忆起夏季学期的采访,有时在采访过程中,我们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这样奔波忙碌又何尝不是一次自我挑战的采风呢?

出于场景转换的便捷性和灵活性考虑,大多数镜头都是不借助任何工具直接用单反拍摄的,笔者认为,“这样可以更加灵活地追踪人物的动态,使画面更加真实。当然缺点就是视频有些抖动,不过我们也买不起稳定器。”

拍摄只是作品制作过程中的一个小环节,最终呈现效果不仅取决于拍摄,也取决于剪辑,如何从令人眼花缭乱的素材中选择合适的部分并进行编辑,是剪辑的关键。凭借多次的视频剪辑经验,栗思得出了自己的一套方法:“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拍好的素材,然后根据这些素材写了一个分镜脚本,最后把可用的视频挑选出来进行剪辑。”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在实践中学习,在学习中实践,我们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最真实、最本质的上海非遗文化,传递给每一个观者。


文字 | 徐歆韵

摄影 | 徐歆韵 栗思

排版 | 徐歆韵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