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堂吃饭吃出虫 食堂方面这样说

编者按:

近日,上海大学延长校区个别师生在食堂就餐时,饭菜和餐盘边出现虫子。对此,传新记者走访食堂和后勤集团饮食服务中心,采访了食堂阿姨、食堂经理和饮食工作负责人。


虫子从何而来?校园饮食卫生如何保障?他们这样说。



9月25日中午,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的安老师在延长校区一食堂就餐时于餐盘的一角发现了一个虫蛹,蛹已裂开,周围有很多幼虫。安老师立刻联系后勤部门,并将视频发送至朋友圈。食堂有关方面得知后,赶到现场处理了餐盘。

 

“还好是在餐盘边沿,食堂阿姨师傅们也很吃惊,问了哪个窗口和洗碗时间,然后一直道歉,帮我多打了好多菜”。安老师回忆。

 

事后,后勤集团旗下的饮食服务中心主管钱华立刻请来了共和新路街道的除四害专家进行辨别和搜查,确认虫蛹是至少要有三天孵化时间的蟑螂蛹。

 

“我们的餐盘都是每天轮流清洗、消毒使用的,不可能把盘子放三天”,一食堂经理冯黎明说。经过排查,有关方面推测“虫蛹”应该是从天花板掉落的。

 

除此之外,影院编导系的李微同学也表示在西区食堂一楼饭菜中发现了虫子。在与食堂方面反映情况后,该饭菜得到了处理和替换。

 


虫从哪里来?

 

一食堂、三食堂、五食堂等东区食堂都建立在老建筑中。饮食服务中心钱主管表明从2013年起,这些食堂因为过于老旧,已经被放在了学校的改建计划中,学校计划不久后将内部食堂拆除。老食堂的天花板结构是传统的木结构,天花板上留有孔隙。换季时节环境会比较潮湿,给虫子提供了聚集和繁殖的条件。


 

一食堂内部


因此专家经过几个小时寻查未果后,校方推测虫蛹是从天花板上掉落的。饮食服务中心的钱主管表示,事发后,后勤部立刻开始调查虫蛹来源,“连地板墙角缝都查过,只有高处的天花板没有查”。

 

当天下午,钱主管立刻召开会议,要求各经理检查其管理的食堂、消毒碗筷。第二天,一食堂厨房操作间的天花板被整修。

 

而对于饭菜有虫的问题,西区食堂一楼的单阿姨解释说,盐水浸泡是现有的最高效的除菜虫办法。食堂的菜在使用前都会放入盐水浸泡、淘洗30分钟,不过也难免有所遗漏,“其实(虫子)也不是一定一点没有,我们自己家里洗也有没洗干净的时候。不过每天的工序不会少,我们米饭还专门有淘米机来洗”。

 

 

食堂卫生如何保障?

 

为了让同学们对食堂卫生安全放心,一食堂冯经理仔细解释了食堂运作的常规流程和事件处理机制。

 

每天早晨六点,拿到教委旗下公司运来的菜,食堂阿姨就开始浸泡和清洗,容易沾染污渍的菜品,如菠菜、花菜先行切好清洗,而一些比较干净的菜,如蒜苗、冬瓜随后进行单独盐水浸泡。

 

一旦出现饭菜有虫的情况,食堂首先会和学生沟通换菜或赔偿。食堂本身也有自己的制度。“如果在洗菜过程中发现虫子较多的现象,学校会暂停一段时期这种菜的供应。”此外,从“925餐盘虫蛹”事件之后,食堂进行了“责任制个人化”的改革。一旦发生事件,一整条服务链上的相关人员将面临处罚,若同样的事件发生三次,就会面临开除处理。



一食堂


监督不仅存在在内部,爱卫办、教委、防疫站、食药监都对食堂有定期检查,特别集中在开学、重大节日、每个季度的时间节点,每年基本会来六次。

 

西区食堂的单阿姨和冯经理不止一次提到,食堂的饭菜不仅仅师生会吃,作为食堂的工作人员,一日三餐和同学们无异。“我们自己也要吃这里的饭菜,还是要等大家都吃完以后吃剩下的”。

 


食堂卫生维护和建设仍存在困境

 

尽管后勤和食堂管理人员从流程和制度上尽可能保障校园的食品卫生安全,可是现阶段仍旧存在很多工作上的“难言之隐”。

 

在一食堂维修的施工声中,冯经理直言,从学校的长期规划来说,一食堂年底将被拆除,场地将另作他用。从成本上来说,学校不会对一食堂的安全隐患进行彻底的改建,只能通过修修补补的方式进行改善。

 

除了硬件设备的不足,服务质量难以提高也是问题之一。学校食堂的员工都是外聘而来,“只有2300元最低工资,怎么样找到素质又高工资又少的员工呢?”管理层只能跟进相关管理处罚制度来尽可能督促员工。

 

问题只有发现了才能得到解决,食堂方面长期以来缺少来自第三方的监督——广大学生和老师。后勤钱老师和冯经理在这一点上都向广大同学老师发出呼吁:希望大家能够参与到食堂安全的监督流程中,多提出建议,多反映意见。



食堂信息公示栏及服务监督热线


无论是学校的应急措施还是常规工作,都是围绕着“以学生为中心”这一主体概念来进行的。 “我在上海大学做了18年了,这里就像我的家,有投诉到我这里基本上都会妥善解决。”钱主管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