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陲小城故事多

编者按:

饶河,内地通往俄罗斯远东地区的重要门户,生活着中国北方现存唯一的渔猎民族,一座魅力无限的边境小城;抚远,中国太阳最早升起的地方,中国领土最东端,有“淡水鱼都”之称。


今年寒假期间,传新团队先后来到乌苏里船歌诞生地——黑龙江省饶河县,“东方第一县”——黑龙江省抚远市进行新闻实践。



我们挑选了部分文字、图片、视频作品在传新推送,与你分享边疆的见闻。


推送共分为两期,这是第二期第二篇,关于饶河,这座边陲小城的故事。


✤  ✤  ✤




传新记者:杨应葛 


“乌苏里江来长又长,

蓝蓝的江水起波浪,

赫哲人撒开千张网,

船儿满江鱼满舱……”


上个世纪60年代,民歌演唱家郭颂老师的一曲乌苏里江船歌唱遍大江南北,将恬静闲适的渔民生活田园风光唱进了人们的心里。2017年伊始,我们来到了这个乌苏里船歌诞生的边陲小城——饶河。


饶河县隶属于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位于黑龙江省东北边陲,乌苏里江中下游,与俄罗斯隔江相望,边境线长达128公里。常驻人口15万人。



冰雪的故乡


冬天的饶河平均气温零下十几摄氏度,最低温时会有零下三十摄氏度,路上的积雪一整个冬天都不会化。


公园椅子上的积雪

 

上街的人们都裹得严严实实


在结冰的路面上,一位“民间高人”一手抱着材料一手骑单车。


冰滑梯是东北地区特有的娱乐项目。每到冬天最冷的时候,乌苏里江的江面结了几米的冰,负责制作冰滑梯的工人就会将江面凿开,把冰搬出来,切割,做成天然的“冰砖”,再把冰砖在江边堆砌成几十米长的“冰滑梯”。


工匠们正在建造冰滑梯


从江面上凿出来用来建造滑梯的“冰砖”


冰雕是东北各个城市每个冬天必备的,每当夜幕四合,华灯初上,冰灯就亮了起来,兔子,老虎,大公鸡,形态各异色彩明丽……


夜幕下的冰灯


在这座几乎被雪埋起来的小城,人们吃的是真真正正的“雪”糕。因为室外天气冷,商店超市会直接把各式各样的雪糕放在室外,当作“天然冰箱”,路过的行人虽冻得瑟瑟发抖,却还是抵不住在冬天吃雪糕的乐趣。


摆在室外的雪糕



边陲小城的俄罗斯风情


饶河县与俄罗斯隔乌苏里江相望,饶河南部的饶河口岸常年开放,在旺季,每天会有三四百名俄罗斯人从这入境中国。借着对俄贸易的优势,饶河小镇也添了不少俄罗斯风情。公路上能看到俄罗斯挂着牌照的大货车,走在街上常能偶遇高鼻梁白皮肤的俄罗斯人,超市里摆着俄罗斯零食,也常能见到商店挂着俄文的招牌。


挂着俄文招牌的商店


近几年俄罗斯经济形势下滑,而中国的发展形势越来越好,吸引了一些俄罗斯人来中国打工。Lilichka是一位二十多岁的俄罗斯姑娘,在饶河的一家俄罗斯风情酒吧当服务生。酒吧里四处贴着普京的头像。


俄罗斯风情酒吧里贴着很多普京头像


Lilichka站在酒吧的吧台后面,做一些简单的调酒,刷洗杯子的工作。她高拢着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和大多俄罗斯姑娘一样,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眼眶深邃。Lilichka只会一些简单的中文,例如“谢谢”“你好”“再见”。我们不懂俄语,只能用英语和她交流。她告诉我们,她刚刚到饶河工作几个月,还不是很习惯,很想念在俄罗斯的妈妈。酒吧晚上工作白天休息,她就在白天睡觉,很少出门逛街,大多数时间都在努力学习中文。


可爱的俄罗斯姑娘Lilichka


语言不通的Lilichka很少和人说话,常常一个人坐在吧台后面吸烟,显得有点孤独。此时,远在俄罗斯的妈妈应该也在看着飘雪吧。


Lilichka一个人坐在吧台面后吸烟



在大顶子山与自然相遇


"大顶子山哟高又高,我们赫哲人在这里打獐狍……"在中俄边境乌苏里江畔,饶河县的郊区,有一座形似锅顶的大山。山顶缭绕的云雾、山脚奔腾的江水、蓝蓝江面渔船点点,构成一幅诗一般美丽的山水画卷。根据赫哲民歌改编著名歌唱家郭颂演唱的《大顶子山高又高》将这座养育赫哲族儿女的神奇之峰——大顶子山名扬全国。


我们登上大顶子山那日,下了大雪,山道崎岖,多亏了带路的马哥车技精湛。一路上大雪纷飞,如鹅毛,如柳絮,道路两旁都是晶莹剔透的雾凇,在雪雾中隐隐约约,仿佛误入了仙境。


大顶子山上的奇异风光


大顶子山不高,但山顶的风出奇大,当地政府借着这一优势在山顶建造了风车,进行风力发电。


大顶子山的风车


第一次近距离地见到风力发电的风车,才知道这几十米高的巨大风车转动起来会发出“呜呜”的巨响。在空旷的山间,大雪静静地飘下,整座山都响荡着呜呜的风车声,我们站在风中被迎面扑来的冰雪刮得睁不开眼站不牢身,听着风声,心底泛起一丝恐惧。风雪中,我们看不清彼此的身影,人类忽然变得渺小,只有大自然的声音”呜——呜——呜——”地长鸣着。


边境小城的狂风暴雪让南方的客人们大开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