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车围城:理不尽的僵尸车

编者按

每逢毕业季,穿着靓丽学士服的毕业生都是学校引人注目的风景线。与此同时,带不走的废旧自行车却无人问津。

近几年,校园各处积攒了不少锈迹斑斑的“僵尸车”。学生少有途径自行处理,学校没有权力随意处理。它不仅影响了校园美观,也影响着交通出行。


✤  ✤  ✤


5月28日,临近考试周,社区学院的姜河同学骑着自行车来到图书馆底层商业街的打印店打印资料。他将自行车骑进商业街才发现停车有些困难——各家店铺门旁停满了自行车,街口较宽阔的地方甚至前后停了两排。他只得把自行车推回图书馆旁边的空地上。


废车占地:占用空间,有碍美观


商业街上停放的自行车中有40余辆废弃自行车,车座积满灰尘,车链锈迹斑斑,或成排堆放,或三两散乱在店门旁,无人使用却占用着不多的停车区域。


校园里有数量不少的废弃自行车,如各栋教学楼的车库、南门、食堂附近、宿舍车棚都有停放。据统计,仅A楼车库就有98辆废弃自行车。一些区域经武保处整理后集中堆放了大量废弃自行车,如G楼与图书馆之间停放了110余辆,A区田径场到北门的路上则有400余辆。



A楼仓库缺少前轮的废弃自行车

 

在人流量较大的区域,成堆摆放的废弃自行车给同学们的出行带来不便,例如北门,临近地铁站,人流量大,自行车数目多,停车位置紧张,自行车密密麻麻排成两层,停车和取车都有一定麻烦。而自2016年起,多家共享单车又相继进驻我校,其数量迅速增加,新车堆放与废车占地两相交织,问题愈发突出,更显混乱。


另一方面,集中堆放的废旧自行车往往破旧不堪,影响着校园美观。它们经过日晒雨淋,身上雨渍斑斑,锈蚀严重,车筐和后座积累着落叶和被雨水浸到变形的传单,一些车已经损失了车座、轮胎等部件。在距离校园正南门100米的范围内人行路上,即有不少这样的自行车,让校园风景失色不少。


这些废弃自行车停放了多久?学校是否有相应的清理制度?它们从哪儿来?每年产生的废弃自行车又该如何处理?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走访了武保处和社区管理部。


清理制度:区域不同,频率不同


“学校的确有清理废旧自行车的制度,宿舍和校内公共区域清理频率不一样。”倪老师介绍说。


为了保证新生到校后有空地停放自行车,宿舍区域的废弃自行车每年都要清理,由学生社区管理部和武保处合作完成。以2016年为例,9月初,各寝室楼的宿舍管理员开始整理本楼的废弃自行车。910日左右,由学生社区管理部和武保处联合发布公示,学生可对宿舍楼旁整理好的废旧自行车认领。1015日之后,武保处将这些车搬运至体育场北面的人行道上停放一个月。最后由武保处联络一家有处理废旧自行车资质的回收站处理。具体的清理时间会依据开学时间调整。


2016自行车清理公告


而校内的公共区域清理频率较低。一般是2至3年一次,废旧自行车影响到校园整体美观和交通通畅才会处理,如今距上次清理已有3年。公共场所的清理由武保处单独负责,在清理前同样会在ABCD教学楼车库发布公示,将自行车集中一段时间等待认领。


除了几年一次的清理工作,武保处还会对校园里的废旧自行车定期整理。2017年6月,A区田径场北面的路旁停放了400余辆废弃自行车,附近的保洁阿姨表示这些车今年2月份才从北门搬运过来。


另一方面,共享单车的进驻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私有自行车,清理的工作量将下降。武保处副处长倪老师预测,校内清理工作的频率可能改为每3到5年一次。而社区管理部生活服务办公室的徐老师则认为宿舍清理频率是否降低还要视今后情况而定。


这些废弃自行车中,毕业生留下的占多数,南区宿舍因此成了清理的重点区域,“每年要清300500辆左右”。除了毕业离校,学生搬校区时自行车不便搬运也是自行车废弃的原因之一。另外,更换新车等情况也会使旧车废弃。大一学生程远讲述了他的经历:放假时骑自行车到北门离校,回来后自行车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想想自行车不值钱也不喜欢也不好骑”,就没找下去。“说自行车是不小心丢的,不如说是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抛弃的。”



靠近南门经久无人使用的自行车


自行车清理制度的存在适时解决了学校的部分废弃自行车辆,但在实际处理过程中,清理制度依然面临重重困难,校方与学生都显得力不从心。


实际处理:成本较高,难能彻底


武保处的倪老师表示,社区管理部在每年秋季学期开学前,会组织宿舍管理员们挑出废弃自行车。学校没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来承包每年挑选、搬运废旧自行车的工作,许多坏损的自行车都上了锁,不能推只能搬。这种力气活对许多宿管阿姨来说不是一项轻松的任务。


后期做清理工作的人员也有苦难言。倪老师坦言“每年做这个事情的时间节点在暑假,天气较热,工作人员把自行车搬上搬下,汗流浃背。”徐老师也介绍道:“武保处是在周末加班做这个事情,只有等到自己的工作处理完了,才能额外分时间清理,每周搬运一部分,断断续续要搬一个月。”

 

成本同样是需要考虑的问题。“前几年回收钢铁的生意还是有利可赚,学校方面还有挑选回收站的余地,回收价也有5元、7元至8元不等。” 如今一辆废弃自行车被送到回收站后只有3元左右的收益,清理工作还要额外支付工作人员加班费。


面对废旧自行车清理不彻底不及时的问题,倪老师无奈地表示清理工作涉及法律问题,废旧的自行车依然属于学生的个人财产。“我们一般原则上能不动就不动,除非已经坏到不能用。”武保处也遇到过学生毕业一年后回来找自行车的情况。同时,清理人员还要考虑到研究生的情况,他们可能会出国培训短期离校,因此清理的时间跨度会较长。


此外,共享单车的进驻尽管将会减少私有自行车的增长数量,但也不可能完全取代。


学生无门,学校难为


机自学院大四学生汪航在大二结束时因为要换校区,把自行车停在了宿舍楼下。在他看来这实属无奈之举,“虽然处理自行车是学生自己的责任,但很多学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没有有效处理的方法。


上海大学有“SHU二手交易平台”的公众号以及“上大二手交易平台”的QQ群。但是管理员告知目前不存在二手自行车买卖的交易记录。学生在二手平台交易不佳一方面与平台推广认可度有关,另一方面与学生二手车车况相关。


大多数毕业生的自行车用时已久,不方便转赠或买卖。“我自己包括身边人的自行车车身已经破旧,功能也老化了,不会有人要,如果想要处理只能进回收站。”大四法学院的王晴潞提到。


倪老师却指出个人回收的困难性。“学校每年联系的有资质的、合法的弃车回收站只收分批的自行车,他们是不接受个人回收的。其次,说起个人回收,收个人的那些都是小摊小贩,他们究竟有没有经营资格这是无从考证的。”


另一方面,学校也难以推出并维系一个官方平台来解决废车的问题。


倪老师认为校方主导转赠二手自行车并非良策:“赠予的事情涉及个人财产问题,如果放到台面上来操作,程序会相当的复杂”,要证明自行车属于本人,写书面文件,登记赠与者与受赠者的身份信息等等。“整个过程的耗时与成本都很大,有时候学生就算有送自行车的心,最终也会被这套繁复程序而闹的不耐烦了。”他还提醒,即便是学生社团来做,也必须注意学生个人信息安全、组织非盈利性等问题,预防自行车来路不正等“后遗症”。


“爱心屋搞过这个事情,也动了很多脑筋”,徐老师说,但同时他也表达对安全隐患的担心——现在的一些商品质量堪忧,捐赠来的自行车已经很陈旧,如果捐赠后出现安全问题,学校和社团可能也要承担部分责任。


在现有情况下,徐老师向同学们建议:“比较好的处理废旧是告诉楼里管理员阿姨哪些自行车不用了,相对集中停放在车棚或附近区域,待开学学校出告知书后一并处理。如果自行车还能使用的话,转送给学弟学妹也是很好的选择。”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姜河、王晴潞为化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