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书新用:二手书在“朝花夕拾”

编者按

恰逢考试周,旧书的处理与新书的购买是上海大学学生当前关心的问题。进驻上海大学已有八年的朝花夕拾书店以其便捷的买卖方式及严密的消毒处理吸引学生前来,其背后的环保理念更获得了学生的认同。


✤  ✤  ✤


“阿姨,我来卖书了,这些书我都不用了。”


理学院的陈星宇抱着一大摞教科书,走进了朝花夕拾。这些旧的教科书被经营这家书店的孙红梅阿姨全部回收。



便捷的二手书流通渠道


上海大学的朝花夕拾书店是上海教育超市连锁有限公司建立的第一家二手书店,建于2009年6月。书店回收和售卖学生们提供的二手书。随后,该公司又在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建立了四个同名店面,相互协作运营。


新学期伊始,上海大学北门泮溪书店门口领取教材的同学们排起‘L’型长队。同学们往往要排十几分钟的队才能确认书单和缴费。领书之后却发现部分教材课上用不到,也不能退回教材费。

 

陈星宇说:“大一的时候去北门(泮溪书店)买过书,后来发现选课都是提前的,可以早早知道要用什么书,来这里(朝花夕拾)买,也不用排队。”相比在北门的泮溪书店排长队买新书,许多学生更愿意在朝花夕拾买到便宜的二手书。

 

朝花夕拾也支持二手书的再次回收。孙红梅说:“并不是说二手书卖出去就不再回收了,我们仍然欢迎学生再卖回来。”连续多次的重复利用,能够让书籍的使用效果最大化。



朝花夕拾店内孙红梅阿姨在忙碌


正规回收、干净出售


在上海大学西门、南门门口各有一家书贩时不时在地上摆摊售卖二手书。“虽然都是在进行二手书的回收和贩卖,这些摊子跟朝花夕拾并不相同。”孙红梅说。


书贩们所进行的书本回收和贩卖都是私人形式的。相比之下,朝花夕拾是受到国家支持的、由上海教育超市连锁有限公司办的。

 

朝花夕拾在收书和卖书时有明确的操作流程。它设有专门的数据库,通过扫描书本的条形码,电脑会直接提取该书的回购折扣和销售折扣,以便对收书卖书进行专业、统一、高效的管理。

 

在私人书摊,记者尝试卖书,书贩随手翻了翻就表示只提供一块钱一本的收价。在朝花夕拾,二手书的收价在一折左右,而售价则为两到四折。具体的折扣根据书籍的改版情况调整,比如购买旧版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课程用书的价格会比新版低。

 

对于重复使用的二手书,部分学生担心是否存在细菌滋生的现象。


“所有经过回收的书不能直接放到书架上出售,必须先放进这些消毒柜进行彻底消毒之后,我才会在第二天把它们拿出来整理到书架上。”孙红梅向学生保证。处理时,将二手书放进消毒柜,经过臭氧和紫外线消毒一小时,大肠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和乙肝病毒等细菌会被消灭。消毒完成后,孙红梅会贴上“已消毒”的标识。

 

“大一秋季学期之后我就只在这里(朝花夕拾)买书了。”中欧学院的张宇热衷于在朝花夕拾淘二手书,当他看到“已消毒”的贴纸会觉得“很放心”。


  朝花夕拾二手图书专用消毒柜



“有限的资源,无限的循环”


朝花夕拾的经理有一句口头禅:“我们在为子孙们做善事。”朝花夕拾的工作人员也常将“绿色环保”的理念挂在口边。

 

孙红梅向记者展示了复旦大学的学生制作的关于“朝花夕拾”的宣传视频。该视频展示了2013年的研究数据:“上海高校有63万在校学生,平均一个大学生每年需要购买二十本教科书,大约是一棵成年大树所产生的纸张数量;而如果成功实施回收,假设50%的学生在使用二手书,一年就可以少砍伐31.5万棵大树,吸收约14.65万吨二氧化碳。”

 

孙红梅已经来到上海大学三年了,“干这个工作虽然工资很低,每个月只有两千六百块。但是能够为环保做出贡献,我觉得很光荣。”将有限的资源进行无限循环使用,一次回收看起来虽然微不足道,但是长时间累积起来,就能够为绿色环保事业做出巨大贡献。

 

刚来的时候店内二手书的数量非常少,有许多书架空着。她请光临的学生帮忙宣传,希望更多的学生知道这个书店。


在她的努力下,二手书的数量不断增多。店内二手书填满了书架之后,只能一摞一摞的放在地上,侧身路过时都要小心。“经理来了之后很惊讶,到处都是书!”她笑着说。为了不影响正常行走,孙红梅特地将一些书移存到仓库中。



朝花夕拾店内堆积的二手书


“我想让同学们参与收书,一栋楼一般会收不少书,我可以按照勤工助学来付钱,这对学生百利而无害的。”为了让二手书的循环更快捷有效,孙红梅希望越来越多的学生都能有卖旧书、买旧书的习惯。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宇、陈星宇为化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