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上大献血

1.jpg

图书馆前的献血宣传标语(吴燕婷/摄)


上大一年一度的无偿献血活动又开始了。关于献血,在网络上和同学间流传着这样一些说法:献血有害健康,献血会传播疾病,献血有硬性指标,献血与奖学金、评优等挂钩……针对种种传闻和疑问,传新记者采访了上大校医院负责献血事宜的周宏峰医生。


传新:献血会危害身体健康吗?会不会导致血管爆裂、免疫力下降、身体发胖等问题,甚至是献血上瘾?


周宏峰:

台湾的马英九献过180多次血,如果献血有害健康,他的医疗团队会让他献这么次血吗?上大通信学院的张倩武博士,他的父母都是医生,而他虽然才20多岁,但已经献过10多次血。我本身作为一名医生和献血活动组织者,除非是生病,我每年也都会献血。


关于“血管爆裂”的说法,其实只要认真想一想就知道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献血时抽血的位置和在医院做检查时抽血的位置是一样的。网上流传的献血危害身体健康的说法,其实并不科学。


 相反的,献血反而有利于身体健康。即使不献血,人体血液中的红细胞、白细胞、血小板每天都会有一部分正常死亡、损失。人在失血的时候,造血功能会加强,所以适量献血不仅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反而会促进造血,同时还能促进新陈代谢,降低血液粘稠度、预防心血管疾病。


血液中有20%是储存在肝脏和脾脏内的,献血后体内流动的血液减少,肝脏和脾脏内的血液会释放出来补充血管中的血量。此外,血液中的水分等会在24小时内补回,而5-7天后,血液情况恢复。所以,献血后并不需要大补,只需正常饮食,否则反而可能造成身体发胖的问题。


至于“献血会上瘾”更是无稽之谈。就像上大美术学院献过30多次血的宋玉华说的,“献血无瘾,爱心有瘾”。



2.jpg

周宏峰医生(右一)曾多次参加献血,加上经常参加体育锻炼,今年42岁的他显得很年轻(图片拍摄于2014年,图片来源于网络)


传新:献血的流程是怎么样的?会不会导致某些疾病的传播?


周宏峰:

献血的前提是身体健康。在正式献血之前,会对献血者做初步的检查,包括体重、心率、血压等;而在血液检查时,除了测定血型,还需要检查血色素(用于判断是否贫血)、乙肝表面抗原、转氨酶(检查是否有肝脏方面的疾病)。如果有任何一项检查不达标,说明身体不够健康,就不允许献血。同时,我们也不鼓励身体虚弱、贫血、抱恙的人献血。


而献血现场的采血工作,由上海血液中心的专业医生负责。采血用具是医生当面拆用的,而且是一次性的,不会发生针头多次使用的情况,因此也不会造成疾病的传染。


献血之后,血液中心还需要对献血者的血液再进行一次细致的检测,包括艾滋、梅毒、甲肝、丙肝等二十多项。我们不仅要保障献血者的健康,也要保障用血者的健康。


传新:献血有硬性指标吗?


周宏峰:

 不能说是硬性指标,只是指导性目标。我们今年每个月的献血量,都需要根据去年临床的用血量来确定。献血活动如果没有计划、没有组织的话,很可能导致某段时间内献血量不足或过多。因为血液的保质期只有35天,所以如果献血量超过用血量,剩下的献血量用不完最后过期就会导致浪费。


 而当献血量不足时,国家就会动员军人、公务员、高校学生献血。分配到每个高校的献血目标量,也要根据该高校的总人数(包括学生和教职工两大群体)和参照往年的献血量来确定。比如上大由于近几年本科生生源减少,这个指标渐渐地从4000多降到今年的3100左右。当然这个指导性目标能完成最好,不能完成也不能勉强。


现在上大的问题并不是达不到这个指标,而是远远超过这个指标,比如今年分给悉商学院的指标是120个人,但是实际献血人数有170人。超过指标,那也是一件头疼的事。


另一方面来说,提倡献血并不只是为了完成指标,也是为了切实帮助到身边的朋友。近两年土木工程系有两位罹患白血病的学生,在我们与血液中心沟通联系后,都解决了治疗过程中的用血问题,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上大是献血积极单位。



3.jpg

15日晚上,人文1-3班的献血动员大会中,辅导员刘娇蕾并没有鼓动同学踊跃献血,而是反复强调身体条件不达标的同学不能献血。(杨志雯/摄)


传新:献血与奖学金、推优评比挂钩吗?


周宏峰:

很早以前开始,校医院就与学生工作办公室达成了共识,献血不会与推优评比挂钩。只是在申请推优或奖学金的两个人条件相当的情况下,献血会作为其中的一个参照性因素,而非决定性因素。


传新:献血的补贴是怎么样的?老师的补贴是否会比学生好?


周宏峰:

无偿献血是不允许索要酬劳的。作为对献血学生和老师的慰问和鼓励,各个学院会从行政用款中拨钱出来,做一些补贴,包括营养费和牛奶、鸡蛋等营养品。但是每个学院收入不同,所以每个学院的补贴形式和费用是不同的。而教职工的营养费补贴,一般是学校补贴100元,工会补贴2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