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坐班答疑:“你是第一个来的学生”

当记者走进E517a办公室时,正好是梁波老师的坐班答疑时间,梁老师正坐在电脑前等待答疑的学生。这间十几平方米的办公室可以容纳四个老师同时办公,书很多,显得有些拥挤。现在这间办公室里只有梁老师一个人。


同其他参与本科生教学的老师一样,今年春季学期刚开始,梁老师便接到了来自学院的通知,从这一学期开始,学校将严格执行教师坐班答疑和校内自习辅导制度,并进行专项检查。紧接着,梁老师还陆续收到了几封关于坐班答疑和校内自习辅导制度的邮件通知。要求老师填写表格,根据自己的时间安排,上报自己的课程答疑和校内自习辅导制度的时间和答疑地点,之后学校统筹安排时间和地点,并安排专门人员进行抽查。


梁老师这学期教授社会学的专业课《经济社会学》,根据自己的时间安排,梁老师把自己的坐班答疑时间确定为每周二的第六节和第七节课,答疑地点则在自己的办公室E517a。校内自习辅导则在周二晚上进行,地点放在E517a。

 

“本科高校骨干教师教学激励计划”


这项坐班答疑和校内自习辅导制度来自于“本科高校骨干教师教学激励计划”,即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在2012年11月21日发布的《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关于开展市属本科高校骨干教师教学激励计划试点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2.png



其中,在《通知》的附件3《关于上海高校教师教育教学岗位职责的指导意见(试行)》中,第三部分“教育教学岗位要求和行为规范”明确规定教师必须坐班答疑,教授、副教授每周坐班答疑的时间不少于8小时或一天;讲师不少于24小时或两天,助教不少于48小时或4天;学校应建立和完善校内自习辅导制度,凡受聘教师均要遵守校内自习辅导制度。教授、副教授每学年校内自习辅导时间不少于20个晚上;讲师不少于30个晚上,助教不少于40个晚上。校内自习辅导制度不与坐班答疑制度重复计算时间。这意味着,所谓的“骨干教师激励计划”,其实是指所有参与本科教学的教师都应答疑,包括体育老师。


需要说明的是,教师坐班答疑和校内自习辅导制度是有区别的。文件中特别说明,坐班答疑制度是指教师为本科学生学习提供辅导答疑的时间,校内自习辅导制度是指教师在自习时间段辅导本科学生学习的时间。记者就这条说明询问了在上海大学教务处工作的邹月亮老师,邹老师解释道:“理论上讲,坐班答疑主要是学生就课程方面的问题答疑,校内自习辅导制度则不限于课程答疑,包括创新项目、毕业设计还有就业方面都可以询问老师。”


去年的8月28日,在2014年秋季上海高校党政负责干部会议上,上海市教委将从今年秋季开学起推行市属本科高校骨干教师教学激励计划。


根据文件规定,上海大学对教师坐班答疑和校内自习辅导制度进行了时长说明,“课程答疑每周不少于2节课,晚上校内自习辅导的时间不少于一个小时”,梁老师回答。在各学院最近转发给教师的邮件中也可以看到包括“自习辅导时间每次不少于1小时”、“每次默认时间从晚上6点开始,八点结束”、“自习辅导时间在6点前的部分不算”等规定。

 

“你是今天来的第一个学生”


其实从去年上海市委下发文件后开始,上海大学就已经开始实行坐班答疑制度。今年有所变化的是,增加了校内自习辅导制度,而且在考评力度上大大增加。



3.png



“现在市教委在检查,我们学校也在自查。检查是不定期抽查的。”市教委检查小组的人由各大高校的老师抽调组成,分别前往各个高校检查;学校内部则由教育质量考察与评估办公室、各学院专门人员等进行检查。


检查人员会带着一份2015年上海大学教师坐班答疑和校内自习辅导制度的值班表,值班表上分别列出了教师姓名、工号、学院、答疑时间、答疑地点、教师是否到位等,每检查一名正常坐班老师,检查的人便在后面打钩。如果有老师没有按时坐班,则会影响该老师及其所在学院的年终绩效。在值班表上甚至有一栏专门列出了“答疑学生人数”。在周二的一张值班表上,记者看到,一页上列出了几十名教师,答疑学生人数最多的是计算机学院的一位老师,共有2名学生,其他均为0。


“其实老师是很乐意为学生答疑的,但是来指定答疑地点询问问题的学生很少。”机自学院的朱明老师说。现在春季学期开学已经两周,至今没有一个学生来答疑。朱老师认为,一方面,很多学生在课程刚刚结束之后已经询问问题并解决,甚至可以通过其他形式比如电子邮件、电话等解决,另一方面,在指定的答疑地点,学生可能因为有课,没有时间来询问问题。


实际上,在上个学期刚开始实行教师坐班答疑制度的时候,每次答疑都坚持到指定地点,等待学生答疑。包括上课的时候,甚至会提前40分钟到达教室,以方便学生答疑。可是一个学期20个小时的答疑时间,只有一名学生来问问题,时间花了10分钟。在课程结束之后,也没有学生来答疑。这样的情况不是特殊,当记者找到某位老师时,这位老师正在校内自习答疑地点等待学生,她告诉记者:“一个学生都没有,你是今天第一个来的学生。”

 

“老师的时间都是成本”


“你们应该去监督一下学生,我们老师没有问题。”朱明老师对来检查他的人说。朱明老师这学期的坐班答疑时间安排在每周一的第五节课和每周二的第四节课。由于这两节课的时间正好是午餐时间,所以朱老师不得不提前在上午10:30的时候就吃完午餐,然后坐在DJ201教师值班室答疑,中途不能离开。但是在周二,朱老师要接着从中午12:10上课到下午4:00。这就意味着,从正式开始坐班的上午10:55一直到下午4:00,朱老师没有时间吃饭。


此外,由于机自学院的主要教学楼和办公地点在延长校区,朱老师在宝山校区没有专门的办公室,所以朱老师只能在阶梯教室的教师休息室答疑。其实,包括影院在内的“非宝山校区学院”,教师的答疑地点基本上都是在教师休息室。教师休息室配有沙发、饮水机和办公桌,但是很多老师反映在这里实际上并不能正常办公。“老师的时间都是成本,我们可以利用这些时间做一些科研项目等,但是现在我们只能坐在这里等着,没有学生来。”朱老师认为,这样并没有考虑投入产出比,产出率太低。


教师坐班答疑和校内自习辅导制度的时间和地点都是由老师自己上报的。但是考虑到实际情况,可供老师选择的时间和地点并不多。


此外,这个制度也给一些女性教师带来了一些影响。一位老师告诉记者,由于家住长宁区,她每次回家坐地铁都需要花费一个小时左右,打车则需要花至少60块钱。晚上8:00校内自习辅导结束后,乘坐地铁回家已经很晚。太晚回家对女老师来说是很危险的。


再加上她的课程安排在每周一的第一节到第三节课,第四节课还安排了答疑,所以这一天这位女老师都不回家,由丈夫照顾孩子。


当记者提到,教师坐班答疑和校内自习辅导制度给一些老师带来不便的时候,邹月亮老师说:“这个制度主要是为学生考虑的,我相信老师也是可以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