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到有:专访“生物3D打印机”的“老板”胡庆夕

2014年10月13-17日,上海大学机电工程与自动化学院快速制造工程中心胡庆夕教授团队,携自主研发的“生物3D打印机”参加了CCTV-10科教频道《发明梦工场》的录制。胡庆夕教授的团队连续14年坚持不懈地从事生物3D打印教书研究的成果,得到了五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支持,具有完全自主的知识产权。传新记者带你走近“生物3D打印机”的“老板”胡庆夕


每年的夏季学期,上海大学理工科的学生会被陆续安排到学校HD楼进行为期一周的金工实习,其中的3D打印实验让人印象深刻。这都基于快速制造工程中心的建立。


2001年,上海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在上海大学宝山校区共同建立了快速制造工程中心,当时国内的3D打印还处于起步阶段,胡庆夕被原上海大学党委书记、常务副校长方明伦推荐负责3D打印技术的研究。


第一次看见通过计算机和3D打印机能快速塑造物体时,胡庆夕和所有第一次上金工实习课程的学生一样感到好奇和新鲜,此前,他的头脑中基本没有3D打印的概念。

 

从零开始,创新研究方向

从不会到会,胡庆夕开始了他一个人的探索之路。当时学校里只有他一个人在做这方面的研究,他没有想过成功与失败,开始从零学习,从摸索着学习打开3D打印的机器到现在研发出自己的成果。


逐渐地,胡庆夕有了自己的团队。在3D打印技术取得一定成果之后,他将研究方向转向了生物3D打印技术,这是3D打印技术研究最前沿的领域,简单地说,就是将人体细胞、组织乃至器官“打印”出来,应用于医疗方面。08、09年,国内外没有人重视这项科研,3D打印技术的研究工作整体处于一个低谷时期,胡庆夕和他的团队努力寻找新的出口。2010年,胡庆夕团队决定将目标从研究工艺方法转到制作生物3D打印的设备上来。


可是没有人才、没有技术,最重要的是没有资金,制作装备需要钱,买小动物做实验需要钱,项目得不到国内的重视,得不到企业的支持,研究经费只能胡庆夕自己出,他只能从别的项目中将资金一点一点移过来勉强维持,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自生自灭,这么多年投入的资金已算不清楚。胡庆夕说:“要是为了钱,我们就不做了”。生物3D打印技术一旦成功并且应用于临床,许多病痛伤残等医疗上的问题就能得到解决。怀着这样的信念,胡庆夕一直坚持着。


“这个就像推磨,一开始怎么推都推不动,当这个磨推到一定程度了,惯性起来了,就停不下来了,久而久之,这个磨越推越有劲,就觉得这是一个乐趣了。”胡庆夕笑着分享他自己的经验。当研究变成乐趣,所有的困难瓶颈都成为他向上的动力。他没有想过要走多远,既然做了,就继续做下去吧。

 

最会照顾人的“老板”

胡庆夕对他的研究团队要求格外严格,早八点晚五点,很多时候经常要加班到深夜,但他的团队却毫无怨言,因为胡庆夕总是最晚的那一个。他的团队成员们喊他“老板”,他的办公室的灯光常年要亮到晚上10点。有一次为了赶上快速模具设备高校成果展,尽快将产品做出来,胡庆夕的团队连续4天奋战到凌晨,他一直跟大家在一起,并且每天早上提前帮团队成员买好早饭,他总是那个最会照顾人的“老板”。


不仅仅是“老板”,胡庆夕也是博士生导师,曾教授过研讨课和通识课。可是他发现研讨课学生不提问,通识课学生自顾自地玩。这与当初上大学的胡庆夕差别很大,出生于特殊时代背景的他体验过下乡的经历,并在恢复高考的第二年考上大学,那时候学校里的学习氛围格外浓厚。胡庆夕坦言,虽然国家学校的教育体制有问题,但是学生们还是要尊重自己,中国的科研还要靠下一代。

 

上节目只为证明中国“智”造

除了科研,胡庆夕在运动方面也小有成就。酷爱运动的他擅长羽毛球,在快速工程中心每年举办的羽毛球比赛中,他一直蝉联男单冠军。“他是一个工作和生活很分得开的人。”快速制造中心办公室主任韩琳楠这样评价道。胡庆夕读书的时候学习和娱乐分得很清楚,这样才能提高效率,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了现在的工作中。


“科学这种东西不是一天两天能搞成的,我们要跟它培养感情。”胡庆夕表示。这么多年来最高兴的时候就是生物3D打印的装备第一次成型的时候,虽然那时候的机器是乱七八糟组合起来的,但是做出来了。这个装备是胡庆夕和团队完全自主研发的产物,没有那个第一次,就出不来现在集成的产物,从没有到有,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


外国人说中国人只会抄,胡庆夕用他的行动证明了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当央视《发明梦工场》节目的编导潘梦打电话过来邀请的时候,胡庆夕还以为是骗子,直到打电话到央视确认之后才相信,在喜悦之余更多的是民族自豪感。胡庆夕表示他们参加这个节目的目的很简单:“我们要通过央视这个平台,向全世界传达一个讯息:我们中国人也在做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