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陆瑜芳:爱情——不压抑,不放肆



指点爱情

“还有拍照呀,我这衣服可不怎么好看啊!”


接受采访时的陆瑜芳老师与上课时的她并无二致,那件简单的蓝色短袖衬着温和慈祥的面庞,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母亲。但正是这位平凡的陆瑜芳老师,主讲着那门颇为亮眼的课程。


很多同学对陆老师的了解和关注始于“职场人际关系处理”这门课程。在课堂上,有关办公室恋情的一章意外地吸引了同学们的注意。大学生中,向往恋爱的群体实属庞大。就这样,陆老师产生了开一门专谈爱情的课程的想法,这也就是“爱情心理解读”课的由来。


“恋爱也是爱自己。”陆老师如是解读开课的初衷。


陆老师曾做过心理咨询方面的工作,上课时常常加入自身的感悟,所举实例不少都是身边的事情或自己的经历。大学生涉世未深,对爱往往是又憧憬又懵懂,陆老师以小见大,推己及人,让同学们在认识自己内心的同时受益匪浅。


若问身为女性的陆老师是如何理解男同学的心理的,就不得不提到陆老师的家庭。她喜欢与丈夫和儿子沟通,也并不避讳和儿子谈论关于性教育的话题。这种开明的态度加上工作背景,让她在课程中总能准确地剖析男性的心理。


“跟孩子沟通,首先就是不要去觉得尴尬,在各种年龄段给孩子普及那个年龄段应该知道的东西,孩子小就不能聊太深入,因为孩子听不懂,刚刚懂事的时候,基本上也就是只会跟他说男女孩生理身体的不同,类似的。随着孩子渐渐长大,他们自己也会去了解一些知识,很大一部分是并不需要家长来讲的。”谈及与儿子的交流,陆老师不禁微笑。

 

倾听心声




其实不仅是儿子,学生们也很愿意向陆老师倾诉心声。陆老师与学生们进行过形形色色的交流,有时是对面交谈,有时是邮件联系,有时对方心情平静,有时又要面对哭诉。


“其实我并不反对学生跟我哭诉的,”陆老师说:“哭是疗伤的过程,所以我也不会跟人家说,你不要哭。情绪失控的时候更需要让他知道你是理解他的,甚至说会有感同身受这样的感觉,而哭泣和倾诉的本身也是在精神排毒,所以不压抑也不放肆,去难过去悲伤并不是什么坏事。”


在交流中,陆老师常常是聆听者和建议者双重身份,而这两个身份也是“因时制宜”的。最初的时候会多听一点,后来则可能进行反问,让学生自己找到答案。待到几次联系之后,可以认为学生真正需要建议时,才会给他们中肯的意见。在陆老师看来,思考对策的过程也是一种疗伤的过程。她不会强迫学生压抑自己的情绪,而是会接受学生的现状。就像她上课时常说的,等待也好,痛苦也好,都是有价值的。

 

守护家庭




能将“爱情心理解读”这样一门高情商的课讲得有声有色,生活中陆老师毫无疑问是个睿智的妻子和母亲。


“夫妻拌嘴也都难免,我也并不会刻意控制情绪,大多数时候是希望丈夫多做一点帮自己分担,等到闲下来,会跟丈夫为自己急躁的态度道歉。”一谈到家庭,陆老师忍不住露出幸福的神色:“他的态度就是我了解你,我也不怪你。”


即使是吵架,陆老师也有自己的解决之道。她举例说,机器人对话般的男女关系,并不是一种合理的正常的相处,吵架也是两个人一种感情的调剂。在她看来,讲理性并不适用于感情之中,而吵架的感性背后,是因为欲望没有满足。


“一般来说,吵架时男生总会忍耐多一点的。但我们不能否认恋爱中的女生都会或多或少有点‘作’,我年轻的时候也会。”陆老师解剖起自己的心理来也毫不介意:“这算不算是女生的一种天性呢?但并不能说‘作’是对的,因为两个人的相处有了不满,有了矛盾,所以才会‘作’。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对,应该是‘告诉’对方,讲出自己的感受,并不是指责。”


陆老师很健谈,也习惯去感爱、解读爱。她对爱的表述是,爱是一种本能——遇事冲动感性的本能。但人不是为自己而活,也不是完全为别人而活,对于这样的本能,我们没有办法完全克服,能做的就是不压抑,不放肆。


“‘知道许多道理,却仍旧过不好这一生’这样的人太多太多了。” 陆老师感慨地引了一句电影《后会无期》中的台词。在她看来,人不快乐,觉得自己过不好生活,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不知道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不知道自己的恐惧。其实很多人最终也没能知道,没能看清自己,所以觉得一生过得不尽人意。“喜欢是放肆,但爱是克制。爱是一种独占、排他即便理性接受,但是感情是不允许分享的。”


不过,虽然深谙恋爱心理,陆老师也有许多的新事物需要思考,比如西方的多爱主义。从常理上讲,爱是排他的,那么多爱主义并不该算是传统意义上的爱。对此,陆老师也在一番新的探索中。


“这样的一种‘多爱’,应该是社会发展的产物,并不能说是一种‘畸形’和‘变异’。但至于为什么,我同你一样想知道。”陆老师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