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保护和旅游开发现在有很大的矛盾” ——专访龙陵县文管所所长杨兴卫

杨兴卫,龙陵县文物管理所现任所长,1993年便在文管所任职,已经做了22年的文物保护工作。在这场专访中,他谈到了目前龙陵、松山地区的遗址、遗迹保护现状;文物保护的“土遗址”难题和文物管理机构所面临的职能交叉问题。


关键词:遗址、保护


记者:龙陵对松山等地战壕的保护是从哪一年开始?


杨兴卫:1985年龙陵的文物保护工作开始起步,1988年5月份文物管理所正式成立;1986年松山战役遗址被龙陵县确立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0年为一部分遗迹树立了保护碑;1993年,松山遗址被确立为第四批云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县政府将松山遗迹和董家沟慰安所等抗战遗址、遗迹打包上报成为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松江战役旧址范围比较广,现在对游客开放的只有子高地(松山的最高峰)那一块。我们目前主要针对旅游业做了一部分的遗迹清理工作。为了不让游客踩踏遗址,2013年修建了一条保护性的栈道。


记者:接下来针对遗迹,还有什么保护计划吗?


杨兴卫:我们邀请了清华规划设计院和一个国家遗产保护公司为龙陵做了一个“大遗址保护项目”的规划,规划范围从惠通桥到松山,包含了整个松山战役时期的遗址。主要的思路是保护遗址核心区,并开发旅游资源,改善周边环境,建立游客接待中心和进行遗迹恢复展示等。另外我们最近在做子高地的遗迹考古,成果要到九月份以后才能出来。





关键词:远征军雕塑群、旅游建设、争议


记者:中国远征军雕塑群的建设,争议很大,有人认为是在添加历史没有的东西,你怎么看?


杨兴卫:雕像群是由艺术家李春华捐赠的,于2004年落成,一万四千多平方米的基座是由龙陵县政府投资建设的。从保护的角度来说,实际上雕塑群的建设区没有遗迹、遗址,也就不存在破坏的问题;从参观角度来看,尽管松山整体战争遗迹资源比较丰富,但是光有抗战遗址对观光的游客来说还是比较单调,所以雕塑群算是在保护的基础上增加了更具可观性的景点。


记者:有人认为松山对当地文物保护和建设太偏旅游化,过犹不及,你怎么看?


杨兴卫:有很多人有这样的看法,其实我们也有。目前旅游小镇的建设地点都在文物保护范围之外。严格来说,这样应该是对遗址的另一种保护。游客来参观,吃、住和交通方面的条件肯定需要改善。像建立雕塑群这件事也是褒贬不一,尤其是一些历史学家,认为建的太大,但也有大量的游客觉得这样很壮观,所以文物保护和旅游开发现在有很大的矛盾。


记者:那政府开发基于的原则是什么?是满足游客还是尽量不要动遗址?


杨兴卫:建设工程主要由松山旅游小镇指挥部来做,我们文化部主要对遗迹进行一些保护、清理和调查的工作。现在还是以保护为主,尤其是对“土遗址”的保护。因为抗战战壕都是泥土的,时间一长会坍塌。现在“土遗址”的保护实际上主要是靠自有的生态,比如本地的一些蕨类植物根系盘在战壕当中,把战壕固定下来,起了一定的保护作用。有时候我们做一些简单的遗址清理,不慎弄断了植物根系,遗址就会出现大的坍塌。所以,现在这个保护存在很大的问题,全国也没有成功的“土遗址”保护案例。我们请过清华大学的团队来做土遗址文物保护方案,他们表示,二战遗迹的时间很短,年代比较长的文化遗址文化底蕴才比较深厚,日军在松山才呆了两年,地表上其实是很难分辨出痕迹的。这种规划在国际上甚至都没有参考。




关键词:遗址开发、资金


记者:能否将战争的遗址建设和开发外包给开发商?


杨兴卫:这个不可以。因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的建设有严格的管理。虽然松山保护起步比较早,但因为种种原因,抗战遗址保护从九十年代以后才逐渐开始进入公众的视线。因此它的开发、招商会受到一定限制,甚至是遇到困难。现在遗址建设资金主要由省政府和省文物局下拨。2010年,我们请清华大学的团队做了一个松山战役旧址的文物保护规划方案,包括遗迹范围、一二类建设控制地带的确认等,这个方案对整个遗迹做了一个规范性的保护细则,因此之后所有的遗迹建设和开发都要服从这个文物建设规划。本身遗址建设项目的投资,政府主导是一部分,民间招商引资是一部分。但对企业来说,只有基础设施到位,企业才有可能投资。开发商以盈利为目的,当道路交通等基础条件达不到经营条件时,就不会有公司愿意来投资。而且文物保护地区不允许过多的商业投资。实际上国家和政府对文物保护的资金是在不断增加的,但资金和审批却不一定能够对口。为什么松山文物保护滞后,就是因为我们要配合其他方面做保护规划方案。文物保护资金是充足的,但是要等政府大的规划出来后,才能进行衔接操作。而这个周期有时候是比较长的。




关键词:遗址开发、当地居民


记者:遗址建设是否会对松山当地居民的生活产生影响?


杨兴卫:事实上所有的文物保护工作都会对当地居民带来一定的影响,对他们的房屋建设、村寨扩张带来一定的不便。其实遗址保护范围是逐渐扩展的,1986年遗址保护范围只是国有林的那一小块,1993年拓展了一次遗址保护范围。我们在2009年、2010年进行了一次较大的松山历史文化资源普查,才把周边其他范围纳入到这个遗址规划当中。现在村寨的基地基本已经固定了,人口的膨胀也不是那么快,建设工作除了对老百姓交通途中有一些影响,其他的也没有什么影响。现在大年初一、初二有很多游客,当地居民有很多人去摆地摊,对他们也增加了经济收入。实际上我们从1986年就开始宣传抗战遗址、遗迹的保护,并且政府现在对村庄建设也有很多扶持。所以当地老百姓也不是太抵触这类遗址建设工作。


记者:那目前松山的状况能够接待大客流的游人吗?


杨兴卫:松山的旅游基础还没有做好,我们还没有建立非常规范的管理文物旅游景区,摆摊都是村民自发的。在春节期间,车辆都没办法开到松山脚下,因为上面只有一个临时停车场,只能停一部分车,旅游人数比较多的时候车都停不下。




关键词:文管所、资金


记者:目前文管所的日常运营资金是否足够?


杨兴卫:遗址、遗迹的保护资金是从政府文物保护资金里出,我们文管所每年的文物保护资金只有一万块。这一万块是现在财政合拨给文管所的文物保护单位资金和文物征集费。今年文管所工作人员的人头费增加到每人一千块,原来每个人是八百块。我们工作人员下乡征集收文物的费用也都从这里出。其实文物保护单位的资金都挺少的,我们现在的资金也是每年慢慢跟上级磨出来的。除了资金,其他的资源也比较紧张。像我这间办公室所在的二层小楼,虽然房子是文物管理所的,但是因为局里办公室不够,所以征用了。我们文管所现在只剩下四间办公室,其他都是局里的办公室。以前我们还在二楼建了一个临时工作展室,展示一些我们收集到的抗战文物,后来因为空间不够也给拆了。


记者:那展示的东西放到哪里去了呢?


杨兴卫:2004年建了一个龙陵县抗战纪念馆,东西都挪到那里去了。当时纪念馆建的时候比较小,但是花了很大的力气。因为那里原来是一个车站,而且还有一个日军碉堡遗址。当时建车站时,曾有人提议把日军碉堡刨掉,但是这个碉堡当时已经是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了,所以只能将碉堡放在车站两个新建的房间中包起来。2004年建纪念馆时,县里花了很大力气把这个车站迁走,又把房子拆了,那个日本碉堡才重新露出来。


记者:国家文物保护政策的趋势是怎么样的?


杨兴卫:现在的资金和以前的资金已经是两回事,以前文物保护的资金真的少得可怜,而且也不固定。原来松山遗址,1999年给文管所拨了十万,一般年份都是两万,三万左右。2006年松山战役遗址片区作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批下来,2010年、2011年之后文物保护资金就在不断增加。




关键词:文管所、松管所


记者:文管所和松管所是什么关系?


杨兴卫:松管所是2012年成立的,松管所的全称是全国文物保护单位松山战役旧址管理所,是一个专门的管理所。因为松山战役旧址要做旅游开发,可能会涉及到很多协调工作,所以县里设立这么一个专门机构。当时成立时松管所的级别是副科,比文管所级别要高,因为我们是股所,不过我们的上级都是龙陵县文体广电局。原来所有的抗战遗址都是由文物保管所管理。现在龙陵县抗战纪念馆、董家沟慰安所遗址和松山遗址三个地方是松管所专门负责。其实目前松管所原来设想的作用也没有凸显出来,现在主要还是应付各种接待事宜。


记者:文管所和松管所之间会出现职能不清、相互掣肘的情况嘛?


杨兴卫:实际上松管所是从文管所的职能中剥离出去,但是我们同事之间也要相互配合着来做各方面的工作,好多文物保护工作还是要文管所来做。但是目前我们龙陵县很多工作还是做的不到位,比如松山旅游小镇指挥部、松管所、文管所现在的职责其实都有点混乱。松管所的职能其实是对整个国宝单位的保护,主体是保护,接待只是附带的,现在却变成以接待为主了。


今年是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在“上海市卓越新闻人才教育培养计划项目”的支持下,上海大学新闻系组织了精英学生进行“滇西抗战遗址、人物寻访”实践活动,其中骨干成员均为“传媒新观察”资深记者。实践组于2015年3月10-20日前往龙陵、松山、腾冲、畹町等滇缅抗战重要纪念地。除了重走遗迹、遗址外,实践组还采访到了与滇缅抗战有关的老兵、民间学者和专家、志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