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乌兹别克斯坦青年人与中国不得不说的故事

编者按

乌兹别克斯坦地处中亚中心,自古就是丝绸之路上的重镇。而今当代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更加紧密了两国经济发展与文化交流上的联系。2015年的上海大学,有三位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年轻人因为不同的机缘相遇——22岁的康晓鑫和24岁的古丽雅获得了2015年孔子学院奖学金,29岁的阿其兹获得上海市政府奖学金。他们常被身边的人称为半个中国人,他们扬自己所长,编织着中国与乌兹别克斯坦的文化纽带。

就让我们聆听这三位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年轻人,讲述自己与中国的故事。


康晓鑫:一年之内的目标是提高汉语水平

今年22岁的康晓鑫是一名来自乌兹别克斯坦,本科就读于撒马尔罕国立外国语学院汉语专业的学生。在2015年汉语桥比赛中获得了亚洲区第一名,并获得2015年孔子学院奖学金。2015年9月进入上海大学,成为一名语言生。


康晓鑫的名字是中文老师对他乌兹别克斯坦名字里的意义转化而来的,之所以选择中国,是因为“中国发展速度比其他国家快”。康晓鑫认为,“自己的工作会与经济和外交相关。”而中国,是他所看好的国家。


两个月的中国生活着实让他有些不习惯。生活速度很快”是康晓鑫对中国的最大感受。“我大学一到四年级,每天生活都比较慢,大学本科期间下午三点钟就已经回家,我们不住在学校。”康晓鑫时不时双手拄着腮帮,“这边的作业太多,而且有点难。”大概因为初到中国不久,两周前才刚刚结识自己乌兹别克斯坦的老乡,已经在中国生活八年的大哥阿其兹。


已经通过乌兹别克斯坦汉语水平考试的康晓鑫申请了在中国的一年语言生,一年之内的目标就是提高汉语水平。康晓鑫收起记得规整的汉语笔记本如是说道。



康晓鑫

 

古丽雅:痴迷中国文化的异乡人

与刚进入上海大学两个月的康晓鑫不同,古丽雅来到中国已有六年时间。


2014年10月,古丽雅在机缘巧合下参加了上海外语频道ICS《HOST-OFF双语麦克疯》比赛,这是国内首档中英文双语主持人大赛,要求选手两分钟之内策划并主持一个双语节目,古丽雅设计了一档名为“教外国人识字”的节目,依托甲骨文给大家介绍了“家”这个字,甲骨文是一种古老的象形文字,用图画来传达意思,更容易让外国人理解和记住,这个创意,连坐在台下的中国通大山老师都忍不住称赞。


随后她又以一只《惊鸿舞》俘获了导师和观众的掌声,穿着中国的传统舞服,转圈、甩袖、惊鸿一瞥,台下的蒋昌建老师用形神合一”来形容她。


古丽雅4岁开始学习舞蹈,她的母亲是乌兹别克斯坦一位小有名气的舞蹈家,从小她就站在舞台上表演,来中国之后更是迷上了古典舞,“但是在舞台上一直是在跳舞不能说话”,她希望能在舞台上表现自己,通过参加这个节目,她发现自己非常喜欢主持。


所有这一切都来源于她在语言上独特的天赋和自己的努力。2009年,18岁的她离开家乡到上海大学学习,在此之前,她只学过几个月的汉语。


刚到中国的她汉语水平很低,每天除了上课就是一直在房间学习,没时间出去玩,她感觉到很累,但同时,她又发现了汉语的魅力。汉字有五千年的历史,老师上课讲汉字的演变过程,从图画演变成汉字,很有意思,甲骨文,小篆大篆等,觉得甲骨文特别有意思。”于是在《双语麦克疯》的比赛上,她将她喜欢的东西呈现在大家面前。


大三之后,她觉得继续窝在寝室里学习汉语不会得到提高,她要出去,要交朋友,要参加各种活动,主持、跳舞、吟诗、学吉他,一天24个小时大概有16个小时在参加活动,也会交到很多中国人朋友,这个环境迫使自己去沟通,再加上模仿能力很强,开始慢慢讲,而且越讲越溜。到现在,她已经是一位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再加上性格很直爽,“很多人听我的中文说我是东北人。”


古丽雅对汉语国际教育这个专业很感兴趣,她觉得在家乡乌兹别克斯坦,包括俄罗斯等国家,汉语国际教学有点落后了,现在各个国家对学习汉语的需求很大,她希望将来可以提出一个新的汉语教学方法,让汉语学习不再那么困难。



古丽雅

 

阿其兹:生活的意思是帮助别人

29岁的阿其兹是乌兹别克斯坦人,今年是他在中国的第八个年头。


七月份参加校论文答辩,12月份将领取毕业证书。本科就读于乌兹别克斯坦的塔什干经济大学的阿其兹,研究生一年级时出于优异的成绩,被学校派往中国作交流学生。2007年来到上海大学交换学习,2008年8月进入上海大学国际经济贸易专业攻读硕士学位,2011年继续攻读管理学博士专业。硕博学习期间,一直获得上海市政府全额奖学金资助。


 “(研究生)毕业的时候本来打算去欧洲读书,但是我家里人不同意。”被家人公认为是“半个中国人”的阿其兹出于对父母的尊重,最终决定留在中国。


阿其兹的留学生活紧张充实,已经有很多外贸公司邀请,但我目前在学校做一些社会项目,所以不想相互冲突。


对于阿其兹而言,足球和慈善是他在上海大学生活最重要的两个部分。


阿其兹成为上海大学国际交流学院足球队的队长已经有四年时间,这期间球队获得了两次冠军,两次亚军,今年(2015年)的校足球赛上,国际交流学院再次荣获冠军。


社团成员来自五湖四海,为了管理好整个足球队,阿其兹提出了四个管理理念:“第一个是团结,第二个是纪律,第三个是国际共同和谐,第四个是他是在足球队的骄傲感觉。”阿其兹认为作为队长,要和队伍中的每个人交流,了解每个人心理状态和身体状况。同时他希望All Stars平台能够给留学中国的学生带来快乐的生活状态。“地球哪里都要快乐。全世界各地的青年人都在这里,他来这里读书,上海大学不可以让他有失望。为了提升他们的幸福,我们必须有很好的管理。”队员生病的时候,阿其兹会负责承包假条和安抚情绪,以及带着全队的队员捎上水果蜂蜜,集体去慰问病重的成员。“人家不需要我们的东西,主要是心意。”不仅在队员病重时,哪怕队员在生活中遇到和宿舍管理员出现矛盾时,阿其兹也会挺身而出进行调解。“十分钟可以坐下来喝喝咖啡,享受大自然,但是10分钟也可以帮助别人,所以我不觉得浪费了时间。”


20151021日上海大学理学院对国际交流学院的足球决赛上,阿其兹率领全队再次获得了胜利,全体队员和国际交流学院的同学们拥抱在一起,庆祝胜利的时刻。你可以有20个技术很棒的年轻人,但是他们互相不理解,没有沟通就无济于事。任何一个技术不好但团结的球队都可以胜利,所以团结很重要。



阿其兹


VCPVolunteersCharity Project)则是阿其兹慈善项目的落脚点。一方面出于宗教和自己成长经历趋势,另一方面出于对中国的感恩,阿其兹在上海大学国际交流学院创建了这一留学生公益组织。


阿其兹的慈善计划分为前期筹备和后期实践,对口资助地是一家孤儿院。留学生的衣服,文具,书,甚至很多留学生兼职少儿英语教师的碟片都是很好的捐助物资,这些物资将被收集起来送往孤儿院。阿其兹的捐助物资不仅局限在material,而且包含immaterial的部分——歌舞节目,糖果和气球的派送,甚至足球技能培训,都是计划中可以带给孤儿院的福利。


我们会细心地挑礼品,比如有的玩具,大蘑菇下面有一个小蘑菇,一看就是一个妈妈一个孩子,对小朋友的心理有影响,我们会去除这样的礼物。”1030日是这个慈善项目的第一团,本来打算请电视台进行报道,但是出于对孩子们的保护,阿其兹放弃了这个想法。


一些优秀的人是从孤儿院出来的,因为他们珍惜生活。阿其兹想,每个小孩子都想了解这个世界,可是他们没有办法了解,那么怎么办?把世界带过来给他们看,那就是我们。小朋友不需要出去看世界,世界自己去找他们


近期正在申请UNDP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per的阿其兹致力于联合国的development project (发展项目),这个项目意在帮助穷人,援助战争国家。比尔·盖茨做的第一个慈善就是在非洲建了几个厕所。或许正如阿其兹对生活的理解:生活的意思,不只是吃饭,生孩子,建一栋楼就完了,需要帮人家,互相分享快乐与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