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凯:电影路上的追梦人

编者按

继10月31日上海大学校友返校日,《传媒新观察》将陆续推出校友访谈录系列专题采访。感谢上海大学校友会以及各学院校友活动组织者提供的大力支持。上一期,我们结识了管理学院校友,知名财经主持人、制片人,马红漫。本期,让我们走进上海大学电影学院校友,TVC、商业微电影导演,黄凯。



 


黄凯,1983年生于上海,是上海电影家协会会员、上海电影评论家学会会员。2001年黄凯进入上海大学影视艺术与技术学院编导专业,2005年以优秀毕业生身份完成学业。毕业后的黄凯进入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任编导,后辞职,着手拍摄其处女作电影《上海公园》,影片于2009年经由联合院线在中国院线上映。现主要从事TVC、商业微电影的导演工作。

 

作为优秀毕业生从上海大学影视学院毕业后,黄凯进入上海电视台担任编导,这份工作在常人看来已经颇为满意,但他却两年后选择辞职,全力投身于电影《上海公园》的拍摄中。究其原因,他说道,电视台的工作经历,使他“越来越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他对电影有梦想、有热爱,所以执着。这就是黄凯,一个中国电影人。


关于梦想 资金可能是最大的问题

黄凯的电影梦始于大学时期,当时他的专业是广播电视编导。在为数不多的理论课堂上,他逐渐对电影产生兴趣,这得益于学院所提供的宽松环境。老师的帮助下,黄凯走上了电影制作的道路。在校期间,他有不少作品已在各电影节中斩获奖项。回忆当时,他表示“我就是喜欢这东西,有想尝试的欲望,又碰到很好的老师给我建议和帮助,让我可以走出来。”


当提及追梦的过程中遇到过哪些困难,他略显迟疑,接着回答“困难,非常多。”大学时期拍摄作品会遇到各种问题,但都可以克服。而毕业后,“资金成了最显著的问题”。他正在推进的一个项目,就因为投资方的资金突然断链而无法完成。



1476547652758091503.jpeg



资历是另一个问题,《上海公园》作为一个小成本文艺片并未取得引人注目的票房,“哪怕只有几千万票房,也是很好的成绩”。资历不足造成困难,人脉不够同样也是阻碍。上海大学影视学院相比于专业电影院校,缺少业界资深校友和老师,这对于“想新出头的人”确实是一种弱势。


关于电影 “用专业大数据来框定创意产业是很可怕的”

作为一名艺术电影的爱好者,黄凯这样看待市场上商业电影为主导的现状。电影首先是一个产品,要吸引观众,而当下观众观影的主要目的是娱乐。如果“商业电影”使用“很艰涩、很自我、很封闭式的,慢慢的节奏”,就很难吸引大众;其次,作为制片人,如果自己的电影受众足够广泛,就会有“更多的能量去影响别人”;当然,艺术电影有其自己的观众群体,可问题在于,还没有产生专业的艺术电影影院,让“艺术电影可以在自己的生态系统内自给自足”。

 

黄凯对中国电影现状有很多想法。在我国,电影处于起步状态,“求安全”的心态造成了投资人选择项目时的封闭。他尤其认为:“用大数据来框定创意产业是很可怕的”。他提到,电影制作不同于工业生产——电影是艺术的,感性的,创意的。大数据分析只会造就更多单纯迎合受众的商业作品,“把电影过度的商业项目化,少了很多创意的边境的可能性”。在黄凯眼中,中国拥有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所以“中国人身上有很多使命”。如果廉价的商业作品充斥了中国电影,未免令人惋惜。





针对《奔跑吧,兄弟》这样的综艺电影受到热捧的现象,他觉得“这是一种行业快速发展的怪态”,投资者不能仅仅关注什么项目能带来高票房。展望中国电影的未来,他期待有一天中国的电影可以让身处曼哈顿的美国人说’哇,好酷!’ ”


关于上大 “作为上大电影学府的学子我们有责任”

这次的母校之行勾起了黄凯不少记忆,“这一草一石都是回忆,看自行车的摆放都会想起过去”。借着这次难得的聚会,他还回到当年的宿舍,“我们乘机溜了上去,很有意思”。


如今影视艺术与技术学院已更名为电影学院,黄凯认为这对学校的电影教学是件好事。但在电影教育外,学院本身诸如新闻、影工这样的支柱专业,不会被弱化。“希望看到的是,除了加强电影方面的教育外,其他专业的教育也可以越做越好。”


黄凯为电影学院的学弟学妹们送上寄语:


现在的电影市场对年轻电影人的需求非常大,不论你志在哪个岗位,都有很大可能性实现自己的想法,并获得较多资源。作为上海电影学府的学子我们有责任繁荣本地电影产业,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更有责任去发展好中国电影产业。